好茶客

以前用单反拍摄,如今只玩手机了。

这株昙花已种了十年,之前从未开花,这是第一结蕾,这三片分別是发现后的第一、二、三片。。。以后每天一片

追踪老记忆---这怕是沈家门渔港的最后老记忆了,原来的老宅、老街现在拆的差不多了,令人嗟嘘不已。小时候低矮的瓦房、狭窄的里弄、家家户户门口几乎全有人在织网,邻里和睦友善,入夜户不关门,至多关上矮门,从外面顺手就可以打开。一家有事,户户相帮。。好怀念啊。。